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湖北前锋律师事务所被授予“2015年度全市律师事务所规范化建设示范所"称号   ·热烈庆祝前锋所顺利通过“湖北省机关档案工作目标管理省二级”考评!  ·本所荣获“2014年全市规范化建设示范所”称号 
湖北前锋律师事务所办公室 - 显示信息内容
前锋博文  
李庄案能否平反,成为重庆能否恢复法治的风向标。

发布时间: 2013-1-6 10:26:00 被阅览数: 2052 次 作者:彭光耀  来源: 湖北前锋律师事务所办公室
            
      因王立军以突然叛逃美国领事馆方式引爆的自杀性政治炸弹,使得重庆的政治明星薄熙来高空坠落,其夫人和家丁也人仰马翻。
      首先是重庆的第一夫人薄谷开来毒杀外国人尼尔五德东窗事发,被判了死缓。
      其次是重庆的几位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刑警总队长李阳、技侦总队长王鹏飞、还有两个分局的局长,都因充当薄熙来的家丁徇私枉法、包庇薄谷开来被判了重刑。
      但这两件案件的侦查、起诉、审理、判决都不在重庆!而是在安徽合肥市。
      再次是由休假式治疗演变成自杀性引爆的王立军,被以犯叛国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判了15年有期徒刑。而案件的侦查、起诉、审理、判决也不是在重庆,而是在四川成都!
      最后倒下的,是由王立军自杀式炸弹轰倒的政治明星,重庆唱红打黑领袖薄熙来。薄熙来案不知道指定谁侦查、起诉、审理、判决?但我想重庆警、检、法都没资格办理薄案。
      究其原因,可能很多,诸如拨乱反正、回避等,但笔者认为,公信力是一个重要原因:
      重庆在薄熙来唱红打黑的这几年,已成为一个由专案指挥部操控办案的特殊地区,一个凌驾于共和国宪法之上的独立王国!专案指挥部幕后的最高领导人无疑是薄熙来,而王立军则是专案指挥部的前台指挥者。公检法办案都必须听命于专案指挥部,只要指挥部有令,有证据的要判;没有证据、没有法律规定的,捏造证据杜撰法律也要判!只要专案指挥部有令,不该抓的,抓!不该诉的,诉!不该杀的,杀!对实在判不下去的,就送劳教。如今,专案指挥部的台前幕后指挥都“驾鹤西去“了,数以百计的专案组如鸟兽散,而对于已习惯于听命专案组指挥的重庆公检法,还会办案吗?特别是诉判他们过去的指挥者。仅凭这一点,重庆的公检法就不够资格办理薄熙来案。他们办案的公信力是令人置疑的。
      十年文革浩劫的惨痛经历告诉中国人一个血的教训,一个地方的公安、检察、法院、司法都听命于一个专案指挥部指挥,这个地方断然没有法治可言,必然冤狱遍地。而重庆专案组在全国爆光、重庆事件引全球注目,正是始于李庄案。
      京城律师李庄因在重庆运动式打黑中行使律师正常辩护权,在会见被告人龚刚模时依法反对专案组监听,特别是李庄发现了龚刚模遭受过严刑逼供的线索和证据后,又与专案组发生冲突,触犯了专案组领导的龙颜,挑战了专案组的底线,令其不爽,甚至感到恐慌。如果任京城律师和全国其他律师都像李庄一样到重庆来为黑社会辩护,重庆的打黑岂不成为黑打了吗?必须杀一儆百,杀只鸡给猴子们看看,让涌向重庆的外地律师立即止步,让已经发声的律师收声住嘴,让重庆本地的律师充当审判的导具。而李庄就成为了这样一只不可多得祭猴。这是李庄案必然产生的第一个原因。
      产生李庄案的第二个原因,应是敲山镇虎。当时全国不少地方和媒体对重庆的动机和做法提出质疑,廹使薄熙来不得不出面多次向媒体表白,称打黑是中央的规定动作,是被逼无奈之举。虽言之凿凿,但毕竟封不住不同声音。正在此时,天赐李庄。利用李庄,把戏唱足,让所有说三道四的人明白:薄总不高兴,后果很严重。从而达到一箭多雕效果。
      但李庄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是没两刷子,敢到重庆来捋虎须?特别是李庄执业的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在京城可是声名显赫,不仅集结了中国法律界的一批精英,而且在政界、商界、法律界人脉丰富,发声管道和影响力不可小觑。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的创始合伙人和主要领导人姓付名洋,为人低调,在律师界没什么名气和知名度,远不如李庄的名气大。但只要翻翻红色家谱就知道,他可是彭真之子。彭真,中国文革结束后后第一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粉碎四人帮、结束文革的功臣老将,审判四人帮指导委员会主任,领导修改了82宪法,领导起草了新中国第一部刑法和第一部刑事诉讼法,中国几乎所有法院的大厅墙壁上或悬挂或雕刻的“严肃执法”训条,,就是彭真的字迹。付洋与薄熙来一样属于红后代,也有在国家权力机关工作的经历。李庄是付洋的麾下的一名骁将,他办理的刑事案件,以精于取证,敢辩善辩而闻名遐迩。他在全国辩护的大案要案效果斐然,入选中国百强刑辩律师并名列前茅。可见并非浪得虚名。而惯于操弄中国政法棋盘的薄熙来和已经深谙中国政法关系的王立军哪里会把李庄的名声、能力看在眼里,在他们看来,李庄胜诉的大案要案,有多少是单凭他个人的能力和水平赢得的呢?这小子只不过是一个被人提着斗线的木偶,根本不懂得法律其实是权势者手中的一块橡皮泥。牵李庄沿街示众,让重庆的反对者,噤若寒蝉!这应当是李庄案产生的政治原因。
      随着重庆专案组的通稿《重庆打黑惊曝“律师造假门”——律师李庄、马晓军重庆捞人被捕记》在中国青年报登载,重庆专案组炮制的李庄案的帷幕幕正式拉开。这篇看似通讯报道的文章,却以时政评论的面孔发出了声讨和指责,将专案组精心配制的污水泼向李庄和整个律师界。通过抹黑、捏造、恐吓的伎俩,陷李庄和律师于万劫不复之地。所谓抹黑,是先将李庄和律师抹黑,使相信李庄和信任律师者惊愕而无法出声,从而使不明真像群众愤怒,使身陷囹圄的李庄无法辩诬。抹黑的方法是将一条社会上广为流传的小姐调侃矿老板的短信段子强加在李庄身上,诬称李庄是向京城律师发的段子:“钱多、人傻、速来”。专案组用这条段子,巧妙的将律师与小姐联系起来,使读者认为李庄和律师与为钱卖身的妓女没有两样,立即将律师与公平正义切割开来,使律师成为一种可恶而贪婪的形象被人唾弃。完成抹黑后,专案组大肆捏造事实:李庄倚仗康达律师事务所的背景,一贯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这次到重庆故伎重演,为钱捞人,破坏打黑,是可忍孰不可忍;龚刚模受到李庄会见后,竟然几天茶饭不思,心神不宁,夜不能寐,辗转反侧,最后下定决心揭贪婪律师;龚刚模接受央视采访时向全国观众示范,李庄教唆他翻供,是用眨眼睛的方法。于是律师造假门的核心词变成眨眼门。如果抹黑和捏造尚还不能使某些较真者止步和收声的话,第三招便是恐吓:到重庆来捞人被捕的律师已达20人!你还敢来以身试法?
      专案组对李庄案的成功策划和强势宣传,不仅在重庆收到了舆论一律的效果,而且引起了全国部分主流媒体跟风,甚至连央视也被重庆舆论所导向。如果说当年希特勒是通过炮制国会纵火案而为施行法西斯统治找到了借口,那么重庆专案组正是通过炮制李庄案而公开树立起薄熙来、王立军的专制淫威,并由此打开了言之狱、文字狱的潘多啦魔盒!三百多个专案组、铁山坪刑讯基地、相隔五百米一个巡警平台,其恐怖程度本已不亚于当年陪都重庆的特务统治和伯林希特勒的党卫军,而王立军公开声称要对发出不同声音的媒体要“双起”的强硬表态,一时令传统媒体万马齐喑。然而,重庆封不死压不住的唯有新兴的网络媒体——数以千万计的网站和微博。全国的律师、世界的媒体、有良知的公共知识份子、法学专家等对李庄案的质疑、思考、愤怒、批判、讨伐都集中通过互联网发出振聋发聩的呐喊。一批堪称中国法制脊梁的有识之士勇敢无畏的站了出来,律师界的陈有西、斯为江、杨金柱、张思之,法学界的新老泰斗贺卫方、童之焕、江平,他们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在网络上发出了时代最强音。
      率先拍案而起发动反击的是陈有西。他见报后奋笔疾书,通过自己的网站以题为《法治沉沦,中青报奇文批判》一文,理性揭露了专案组对中国律师业和《律师法》肆意诋毁、对中国执业律师进行无知的不负责任的贬损、对个别律师的行为进行渲染和夸大、对一宗尚没有经过司法审判定性的事件先进行媒体审判和媒体定性、对现代法治意识的无知和偏见,严重诋毁中国律师业形象;深刻批判了专案组构陷罪名迫害律师、践踏宪法、破坏法制的行为。不仅如此,他还主动飞赴重庆担任李庄的辩护人,并不断通过自己的网站向世人揭示案件真相,从而唤起了人们对重庆黑打的关注和担忧。
      敢于将法律之剑直接挑战薄王专制淫威的当数北大教授贺卫方。他以《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那一份理想》为题,向重庆法律界发出一封公开信。指出重庆正在时光倒流,文革重演,法治理想沦丧;数以百计的专案组运动式执法,以“重庆速度”批量化的逮捕、起诉和审判;公检法已不分彼此的联合办案,“大三长会议”重新登堂入室,死灰复燃,案件未审先定;公检法三机关的相互制约机制已彻底瘫痪。透过李庄案让世人清楚的看到,开庭成为走过场,法庭的基本中立荡然无存,审判权、检察权丧失了独立性,被告人的权利被剥夺,程序正义已无从谈起,一个直辖市基层法院审理的案件,居然由市委领导亲自主导,星夜组织专家座谈,市委机关报造势,形成一种不可抗拒的压倒性力量,受过严格法律训练的法律人罔顾法律概念,创造性的为非法行为被书,严肃的司法审判已然成为了司法闹剧,令人齿寒。他还特别以学者的学者的身份,对重庆雷霆万钧的打黑运动,向主要操刀者王立军提出自己的担心:
      一是指导思想上如果存有净化社会的观念,结果可能是危险的。秩序与自由有着内在的紧张,过于重视秩序,未免偏于一端,令自由受到减损。
      二是黑社会在重庆能够发展到你们喜欢声称的那种可怕程度,那一定是我们的“白社会”出了问题。打黑固然必要,但治本之策却是健全政府依法行政和司法正义的相关制度。
      三是假如政府在惩罚犯罪的过程中使用非法手段,例如刑讯逼供,剥夺嫌疑人的诉讼权利,甚至让那些从事刑事案件辩护的律师提心吊胆,朝不虑夕,势必会带来严重的后患。政府用非法手段打击犯罪令人产生某种不好的感觉,那就是“以黑制黑”,强权即公理。
      四是尽管在现行体制上,公安机关具有超越司法的强势,但是,法治国家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警察权要受制于司法权;公安需要尊重司法权,要接受检察机关独立的监督和审查,要维护法院和法官的独立性。其实,尊重独立司法对于手握大权的人一样重要。文强在炙手可热的时候根本不会意识到这种独立性的价值,但一旦沦为阶下囚,他也许幡然醒悟,深刻地感受到,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贺教授的担心其实道出了重庆的现实。如今,虽然王立军判了,薄熙来待审,但他们已受到处罚或将要受到的处罚,只是因他们个人的犯罪行为所致,而他们在重庆的倒行逆施并没有受到官方的清算,重庆的专案组还未得到官方的否定,专案组办理的那么冤假错案怎么办?人头落地的怎么办?财产被没收充公的怎么办?在目前重庆的申诉潮中,除了几个被劳教的案件获得了平反,刑事案件的复查、重审何时开始,还如处于一片烟雨之中茫然不清。所幸,李庄已被最高检约谈、重庆高院约谈。李庄毕竟不是黑社会成员,而是一名依法为黑社会成员辩护的律师,他的申诉案何时受理,何时审理,何时平反,必然成为重庆能否恢复法治的风向标。
      如果李庄都不能得到平反,则表明薄王的重庆模式应当继续发扬光大,专案组还可大行其道;李庄案都如此,其他案件休矣,重庆法治休矣,中国法治危矣。贺教授还得继续担心下去。
 
 




 
 
版权所有:湖北前锋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R) 2007 HuBei QianFeng LAW FIRM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伍家岗区沿江大道特162号福江铭座13楼 电话:0717-6739140 6772497
技术支持:锐志网络  备案号:鄂ICP备05001562号